> 德云社 > 张鹤伦 > >>郎鹤炎张鹤伦相声小品《幸福生活》欢乐喜剧人第五季

猜你喜欢

张鹤伦:谢谢,谢谢大伙儿的掌声,谢谢,谢谢,后面的不用拍,后面的不用,不用,谢谢!
 
郎鹤焱:您这是要掌声。
 
张鹤伦:是,要别的他们也不给。
 
观众:给。
 
张鹤伦:特别地惭愧,真的。
 
郎鹤焱:是吗?
 
张鹤伦:因为相声界的一个小学生,当然了,上台来,有的朋友认识,有的朋友不熟悉。
 
郎鹤焱:头回知道。
 
张鹤伦:先得简单地介绍一下。
 
郎鹤焱:好啊。
 
张鹤伦:我叫张鹤伦。
 
郎鹤焱:是呀。
 
张鹤伦:能耐有限,水平一般,模样长相都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!
 
郎鹤焱:还挺谦虚。
 
张鹤伦:隆重地介绍一下我旁边的搭档。
 
郎鹤焱:到我了。
 
张鹤伦:不值一提!
 
郎鹤焱:我看哪位还鼓掌这是,您先等等吧,您没说我名字。
 
张鹤伦:我发现说完我的名字之后,观众都是报以怜悯的掌声。
 
郎鹤焱:我听出来了。
 
张鹤伦:所以到你这不就剩“鸦雀无声”了吗!
 
郎鹤焱:那也得介绍一下。
 
张鹤伦:再说咱这个模样是不是比你强点吧。
 
郎鹤焱:谁。
 
张鹤伦: 这身材这么婀娜,A4的腰。
 
郎鹤焱:奥迪A4吧!
 
张鹤伦:你看他还说我。
 
郎鹤焱:怎么了?
 
张鹤伦:各位上眼瞧这,煤气罐成精的样,你看看。
 
郎鹤焱:这叫什么话。
 
张鹤伦:就你这模样,女娲都不承认你是她捏出来的。
 
郎鹤焱:你别管我模样。
 
张鹤伦:还说我,你看着没有。
 
郎鹤焱:那该介绍也得介绍。
 
张鹤伦:非得尴尬一下吗?
 
郎鹤焱:怎么尴尬一下。
 
张鹤伦:体验一下观众寂静的感觉是吗。
 
郎鹤焱:寂静没关系,没掌声无所谓,我得介绍一下。
 
张鹤伦:说,自个儿说。
 
郎鹤焱:大家好,我叫郎鹤焱,你听听。
 
张鹤伦:咱也能明白,为什么观众鼓掌。
 
郎鹤焱:为什么呀?
 
张鹤伦:观众也有疼儿疼女的心。
 
郎鹤焱:对,这句什么意思这是。
 
张鹤伦:不是,就是观众都是捧着听。
 
郎鹤焱:哦。
 
张鹤伦:捧的是德云社。
 
郎鹤焱:是。
 
张鹤伦:一直我都说,观众就是我的衣食父母。
 
郎鹤焱:没错儿。
 
张鹤伦:也就是他的爷爷奶奶。
 
郎鹤焱:对。
 
张鹤伦:今天这种。
 
郎鹤焱:您这不像话了,我矬两辈儿啊。
 
张鹤伦:都是咱的亲人。
 
郎鹤焱:亲人不假。
 
张鹤伦:说实话,站在这里边有点紧张。
 
郎鹤焱:怎么了这是?
 
张鹤伦:真的,因为我们第一次正式地参加《欢乐喜剧人》。
 
郎鹤焱:怎么还正式呀。
 
张鹤伦:之前都是助演,给(大麟)郭麒麟助演过。
 
郎鹤焱:第三季。
 
张鹤伦:给张云雷(小辫)也助演过。
 
郎鹤焱:第四季。
 
张鹤伦:这次来保安都认识我了。
 
郎鹤焱:是吗?
 
张鹤伦:张鹤伦,又来助演了。
 
郎鹤焱:人家都知道了。
 
张鹤伦:当时我反手就想给他,一张过去的唱片(CD)。
 
郎鹤焱:你也给不了什么了。 

其他网友都在看的最新热门小品:

[field:title/]